第1110章 永罚尸身的副作用(1 / 3)

();

麒麟事件结束不久。

永夜内,稚女与其便宜师傅,正端坐在永夜茫茫空地当中发呆。

“师傅,你没出去永夜,怎么知道,外面必将大乱?”

“唉…”

老爷子听见师傅二字,心里总会抽搐一下。

它也没想到,逮到的一个天赋强悍的诡,是一尊夺取永罚尸身的主。

看着已经牢牢缠稳的因果线,它只能被动接受,唉声回答:

“永夜对于绝大多数来说,是只进不出的场景,没有机遇,永远只能待在里面。”

“也有极少数,掌握着能自由进出永夜的手段,这类诡异,往往活得久,实力还强,如今这极少数,全部出动,你说外面能不乱吗?”

稚女眼皮瞪得老高,望着一旁的空地若有所思,一副认真思考老爷子说话的表情。

“它们为什么出动,就因为那人类的契约诡异,踏上灭城?”

“不,人类契约祸国,对于它们都没有关系。”

老爷子冷哼,“我们诡,就是这点不好,从来不知团结,只要灾难没有降临在它们头上,就不会反抗。”

“那它们出去干嘛?”

稚女晃动着脚丫,眨着好奇的大眼珠子。

“有为了子明而去的,那缕残魂大补,可遇不可求。也有为了收服小弟出去的,还有夺斩马刀的,太多了,换句话说,那人类,让契约诡异踏上灭城,并无过错。”

“可是…在这个过程中,他带出了太多,令诡垂涎的宝贝了。”

老爷子虽不感冒,但提及斩马刀和子明,心还是动了一下。

稚女不懂何为子明,何为斩马刀,只知道都是平常见不到的宝贝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。

反正这人类,有太多地方,吸引了那些强大的诡。

“那…师傅,我们要在这里坐到什么时候。”

“等就对了。”

老爷子目光一直盯着最前端,四周围都是白茫茫一片,月光毫无顾忌的罩着它们全身上下。

稚女看不出眼前有什么,只知道这里还不如尸山有趣,连树都种不了。

“那师傅,你为什么那么怕永罚尸身,那到底是什么。”

“你不知道是什么,你还偷!”

老爷子气得挪开了眼,就为了瞪它一下。

太可气了,你以为触怒罚纹跟法律一样,还因为你年纪尚小,不懂事而减刑?